疫情下的世界足球

2021年6月12日 By:

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处于疫情中心之地的欧洲、巴西,足球比赛一度停摆。可在赛事恢复后,与中超采用两阶段赛会制不同的是,绝大多数职业联赛仍坚持主客场双循环制——这种比赛方式,堪称欧洲足球的一种信仰,似乎不这么比赛就不是正宗的顶级职业联赛一样。由此,也造成了多名国际球星先后感染新冠。

目前看,新冠疫情短期内不会迅速在世界范围内消失。对于欧洲正在进行的2020-2021赛季来说,这是一个特别艰难的赛季。而对于仍需国际交流的中超球队来说,肯定无法像往年,甚至像去年那样到海外拉练。在引进外援方面,也将面临各种困难。关注疫情下的世界足球,本质上也是为了提升中国职业足球的水平。并且,体育无国界,即使是疫情之下,也是如此……

欧洲的疫情有多严重?除了一些国家的首脑感染以外,连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也在10月27日因感染新冠而不得不隔离。

世界足坛的“最高领导”也感染新冠了,那么,在世界足球的中心——欧洲,球员感染新冠也就不成为新闻了。除非,这是世界知名球星。而知名球星感染新冠的新闻,在过去几个月,竟然没怎么断过。

11月13日,埃及足协发布消息称,穆罕默德·萨拉赫新冠检测呈阳性,需要隔离14天。埃及国家队队医已将情况通报了萨拉赫效力的英超利物浦队队医吉米·默克森。毫无疑问,对于志在卫冕的利物浦队来说,这是个令人沮丧的消息。今年的利物浦,连伤大将。如今又被新冠病毒撂倒了“法老”萨拉赫。眼看着圣诞大战要和莱斯特城死拼,11月26日欧冠要对决意甲球会亚特兰大,利物浦主帅尤尔根·克洛普能不憋屈?

按照埃及体育部长阿什拉夫·索卜希的话说,萨拉赫从英格兰回国,是为了参加2021年非洲杯预选赛埃及对多哥的比赛。可回国后,萨拉赫于11月9日参加了弟弟的婚礼。当地媒体报道,在婚礼上,萨拉赫一度拉下口罩与亲友欢庆。在11日,他还抽空出席了一场由埃及足协举办的颁奖典礼。如果埃及有关部门根据索卜希所言进行流行病学调查,大概率是找得到萨拉赫是在哪里感染的。

对于埃及来说,萨拉赫本人感染新冠对国家的影响巨大。原本,由于疫情关系,埃及旅游业每月亏损10亿美元。埃及想着能尽快重开旅游业,可因为堪称目前埃及国家形象之一的萨拉赫的感染,使得埃及疫情之严重,再次进入世人视野。埃及旅游业重启的日期看来得继续推迟了。令人略感欣慰的倒是——萨拉赫定制版OPPO手机11月10日在埃及正式发售,萨拉赫的感染并没有影响这款手机的推广。

在萨拉赫之前,葡萄牙球星C罗确诊。在隔离了近三周后,恢复健康的C罗在11月1日重新登上意甲赛场。以替补身份亮相的他,梅开二度,帮助东家尤文图斯4-1战胜斯佩齐亚。这场胜利,让尤文图斯终结了联赛连续6个客场比赛不胜的尴尬。在C罗缺席期间,尤文图斯4战仅获一胜。可见他在球队的分量。

然而,就在C罗复出并在意甲展示实力之际,西班牙《阿斯》报和《世界体育报》纷纷报道称,尤文图斯的财务状况出了问题,要在赛季结束后出售C罗。而法甲巴黎圣日耳曼队的总监莱昂纳多对着电视镜头直言,大巴黎对C罗很有兴趣。比起拥有卡塔尔埃米尔塔米姆·本·哈马德·阿勒萨尼资金支持的巴黎圣日耳曼来,尤文图斯在资金方面目前确实显得不那么宽裕。意甲联盟主席达尔·皮诺日前对外宣称,在过去的10个月里,新冠疫情导致整个意甲联赛损失将近6亿欧元!其中4亿欧元是门票损失,2亿欧元是赞助费损失。意甲球会中,恐怕只有与中超冠军江苏苏宁同一个老板的国际米兰手头宽裕一些吧。

目前看,无论是欧洲大部分地区,还是位于南美的足球王国巴西,都深受疫情影响,短期内很难全部管控住疫情。这种情况下,如何在保证球员健康的情况下开展职业联赛,并做到收支平衡?确实是个难题!

实际上,面对这些挑战的不仅仅有职业足球联赛。本月初,中国体操队全员穿好防护服到日本比赛,于11月9日启程回国时,又是全员穿着防护服。尽管受到了日本社会一些人的偏颇议论,可也有日本媒体评论称,从中国体操队穿着防护服的表现,能更多体会到为什么中国能够管控住疫情。

对于一心仍想举办东京奥运会的日本来说,如何在办赛和抗疫方面找到平衡点?也非常难。今年7月,日本职业棒球联赛和职业足球联赛恢复举行。7月10日起恢复观众入场,但禁止唱歌、呐喊等举动。如此一来,看球整得像是去音乐厅听交响乐一般。尽管日本的疫情管控措施相对严格,日本的疫情相对欧美也轻得多,可J联赛仍出现了疫情。11月3日,柏太阳神队巴西籍主帅、70岁的内尔西尼奥·巴普蒂斯塔确诊新冠。而实际上,在11月1日他就有症状,还带队训练,训练之后,才进行了核酸检测。2日,巴普蒂斯塔发烧到38.4摄氏度。3日,和他同时确诊的还包括柏太阳神一名球员和一名球队工作人员。西甲

对于中国足球来说,时刻关注国际足坛的疫情变化,也相当重要。譬如今年3月,效力西班牙人的中国国脚武磊曾经确诊新冠。在亚洲,我们可能遭遇的对手中,不仅J联赛中接连出现新冠疫情,11月15日,韩国足协发布通报称,正在奥地利为友谊赛集训的韩国队,已有釜山偶像队的金纹奂和城南FC队的罗相浩,以及此前确诊的李东俊、权昶勋、黄仁范、赵贤祐六名新冠肺炎确诊球员。

对于中国足球来说,中超引进外援必须确保其在健康的情况下进入联赛“工作场合”,还不算太难的一件事。真正的难事是——未来疫情如果没有在全球范围内得到控制,国家队的国际比赛该怎么打?如今,亚冠重启。11月14日晚,申花、上港抵达卡塔尔多哈时,人们所见也是全队防护服。这,看似已成为疫情下中国运动员出国比赛的标配。(撰稿 非虫)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teamboatlinks.com/,西甲

标签:

Leave a Comment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